再造网上银行?绿地、蚂蚁斩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海外数字金融为何看好

文|蒋澆

编辑|张硕

历经一年的排队,绿地金融终于拿下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

近日,绿地控股(SH600606,以下简称绿地控股)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绿地金融牵头的财团获得了新加坡数字批发银行牌照 (DWB)。除了绿地金融,另一家获得DWB牌照的申请人为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

据悉,此次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财团一共有21家,其中不乏雷蛇、字节跳动、AMTD等巨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给其中4家财团发布了数字银行运营牌照,除上述两家财团外,网约车公司Grab与新加坡电信公司组成的财团,以及东南亚电子商务和游戏公司Sea旗下全资子公司组成的财团获得了新加坡完全数字银行牌照(DFB)。

获批的4家企业中,当属绿地金融财团最出乎意料,由此引发了业界的关注和热议。绿地金融作为地产企业此举欲意何为?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到底含金量如何?

绿地金融为何有此布局?

“绿地金融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与其加速布局金融业务策略相吻合。”有分析人士称,房地产业务增速进一步放缓的背景下,金融产业成为了绿地集团重要的创收来源。

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绿地控股实现总营收2098亿元,同比增加4.17%。其中,房地产主业营收为966亿元,尽管实现了微增,但房产合同销售金额同比下滑了20.69%仅1330亿元,这一销售额位列TOP10房企最末位。

据绿地估算,预计公司全年房地产营收占比下降至40%;非地产业务营收占比上升至60%,非房地产业务利润额占比上升至45%。

主业放缓,金融产业却进一步增长。2020年上半年,绿地金融产业实现利润20亿元,同比增长26%;该业务为绿地上半年增幅最快的板块之一。其中,作为集团金融产业主体的绿地金融净利润为17.27亿元,同比增长33.88%,仅次于绿地基建集团。

可以看出来,利润可观的金融产业在绿地集团中正扮演着重要角色。此前,绿地控股董事长张玉良曾表示:“绿地金融正在做三件事:一是搭建To B的金融服务生态;二是搭建To C的消费金融生态圈;三是做科技金融生态圈。基于上述三个生态圈的产业生态金融科技服务,将是绿地金融的第二条增长曲线。”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绿地集团大金融产业的主体,绿地金融成立于2011年,目前已在医疗、文化娱乐、健康、物流、数字科技、电商、社区物业等领域投资布局20多个项目。

据金融行业人士透露,数字货币是金融科技公司重要的发展方向,各大公司都在争夺数字货币市场以及加快相关技术的开发。新加坡作为货币自由化的先行者,绿地金融能申请到当地数字银行牌照,会获得较大的先发优势。

不过,数字银行作为绿地创新业务的一部分,能够带来多大的利润回报还未知。绿地控股在公告中表示,鉴于上述数字批发银行业务为公司拟在新加坡开展的新金融业务,尚无成熟的可借鉴模式,且根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预计2022年初才能开始运营,因此该业务短期内对公司经营业绩无重大影响,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含金量如何

其实,数字银行并非新鲜事物,几年前我国就已做出数字银行的尝试,互联网巨头们也早已入局此领域。蚂蚁金服投资的浙江网商银行,背靠腾讯的微众银行都是典型。此外,日韩等国也已有数字银行业务。

在此情形下,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出现是不是“鸡肋”?含金量到底有多少呢?

据悉,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既是监管部门,也是新加坡的中央银行。发放数字银行牌照被视为“新加坡银行业自动化之旅”的开启,这也是新加坡对银行业20年来的首次改革。

2019年9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表示,该机构将接受最多5个新的数字银行牌照的申请。在外媒看来,这一举动是颠覆传统银行与连接科技公司的重要举措。

按照新加坡金融监管局的此前声明,只有总部设在新加坡并由新加坡人控制的企业才有资格申请数字银行牌照。外国公司想要申请牌照,必须与当地企业成立合资企业,并将合资实体总部设在新加坡。

此外,颁发的两类牌照各自申请的门槛和能开展的业务也不相同。其中,DFB牌照被允许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以及为零售客户提供存款服务,但申请门槛相比较高,至少15亿新元(1新元约合人民币4.9元),同时也需要本地传统银行一样,符合金管局各项资金流动性要求。DWB牌照资本门槛则只有1亿新元,但它们只允许为中小企业和非零售客户提供服务。

安永合伙人兼亚太金融科技主管詹姆斯·劳埃德曾指出,与香港相比,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审批更为严格,但国际化接轨程度也更高。

根据贝恩咨询、谷歌和淡马锡联合调查报告,预计2025年,东南亚数字借贷市场的规模将增长三倍以上,达到1100亿美元。而新加坡作为全球第四大金融中心,是东南亚金融市场的重要基地。在香港金融受社会事件的影响下,新加坡良好的监管机制和成熟的金融科技环境,以及税收优惠等优势对于企业而言具有较大的吸引力。

除了极具潜力的市场规模外,申请牌照的企业还瞄准了中小企业贷款的业务缺口。通常情况下,银行因信用问题,不会给未经审计的中小型企业放贷。对于中小企业的短期贷款业务,也会因成本和风险问题不会涉及。

上市公司 iFast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林忠春曾表示,“我们认为,新加坡目前有很大的机会让一家新银行成为中小企业的首选银行,尤其是贷款银行。”

业内认为,持有数字银行牌照还能为衍生的金融理财业务提供可能,从而获得强大的吸金能力,国内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就是最好的证明。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Powered by 比较靠谱的网投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