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发达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过程中高估了教育和科技的影响

12月13日消息,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成立五周年年会今日在京召开,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陈浩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陈浩

陈浩认为,发达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高估了教育和科技的影响,日本行长当年提出人口老龄化,有人提出来我们没问题,为什么没问题?因为我们通过提高科技和教育,通过提高人力资本解决这个问题,事实证明不行。高估鼓励生育的效果,发达国家普遍实行各种政策鼓励生育,日本孩子上学基本上免费的,还是没能生。高估了养老保障制度作用,养老保障制度因为大家搞养老,作为宏观一点角度来看,养老是一个收入分配问题,收入分配是左口袋到右口袋、劳动人口到老年人口、从现在到未来的问题,它不增加财富总量,养老保障是收入分配,不做大蛋糕,还有养老产业作用,包括银发经济等等。

以下为发言实录:

尊敬的胡部长、董老师,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大家上午好!

根据主办方的安排,下面我就中国人口转型向大家做一个汇报。

说实话为什么研究这个问题呢?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因为研究宏观问题可能会涉及人口问题,所以对养老有一些关注。读一些前辈们的研究成果发现有一些问题有一些没讲透,所以说我也是站在人民银行研究人员的视角,对人口问题做一些研究给大家做一个汇报。

说实话大家是养老和人口问题的专家,我在这边讲这些真的是班门弄斧,更多希望听到大家的批评指正。

我汇报题目是“中国人口转型”,先说世界人口转型,因为人口问题谈的挺多的,计划生育谈人口爆炸,因为人口太多了所以计划生育,前些年说人口红利,说我们人口红利很多,现在又变成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所有这些现象是怎么发生的、彼此之间有什么联系吗,我感觉研究下来是这张图就是人口转型,这边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十九世纪的发达国家,当时的人口具有高出生率和高死亡率,到第二阶段进入工业化社会,这时候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时候死亡率是快速下降的,但出生率没有下降,导致什么现象呢?人口增长特别快,包括上世纪的中国和现在的非洲和19世纪发达国家都是这种状况。

随着收入进一步增长,这时候出生率开始下降了,跟我们20世纪预期不一样,大家觉得营养条件好,出生率会升高,事实上没有上升甚至没有持平,而是在快速下降,这时候死亡率下降不快了,这一个阶段造成人口红利,生育率快速下降,人口很年轻,不用带孩子了,所以第三阶段造成人口红利,第二阶段是人口爆炸,最后随着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出生率快速下降,跟低死亡率相匹配,这个阶段是我们现在看到老龄化和少子化,也就是前面各位专家、领导讲的很多发达国家的阶段,我们国家还处在第三阶段,还有10年人口红利,但已经要进入第四阶段了,所有阶段都来源于这张图。

其实我刚才讲了,转型结果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结果,这是我研究下来比较重要的体会,第二阶段是人口爆炸,所以我们要计划生育,第三阶段造成人口红利,人口红利我在这里想强调一个什么概念呢?它是一个展示的机会,人口红利用的很舒服,因为这些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人都在劳动年龄,用起来特别舒服,这帮人像贪吃蛇,肚子里的食物迟早会变老,变老成为了社会负担,所以是暂时的。

机会的意思是这部分劳动力,年轻劳动力如果用的不好,不会对经济增长带来贡献,比方说上世纪东亚国家和拉美国家,他们劳动人口结构是一样的,都有人口红利,但是拉美国家普遍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东亚国家没有进入,所以它是个机会,暂时是机会。

第四阶段低出生率和低死亡率相适应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这部分我感觉人口老龄化谈得多、少子化谈得少,这两个概念事实上可以结合在一起,也可以分开。

关于人口转型我想说一点是人口转型之后这个世界将如何发展呢?是看不清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发达国家走在我们前面,其实它也是刚刚经历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我们看到了人口老龄化带来一些困难和问题,但是背后会怎么发展他们也刚刚经历,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周期。现在有研究表明人力发展指数在0.9以上生育率会上升,当然我们希望是好消息,中国离0.9差得很远,才0.7,所以转型之后我们现在还没有前车之鉴。

第二部分我想汇报发达国家应对人口转型过程中一些教训。第一部分是低估人口作用,为什么这么说?人口转型是两个世纪以来最大的事件,以前没遇到过,以前人口在农业社会都是增长很缓慢的,因为劳动生产率很低,工业革命之后生产率很高,但是马尔萨斯说人口几何增长是算术增长会导致贫困,他预测错了,所以他搞不清楚人口是怎么回事。习惯了长久以来人口快速增长,我们为什么要实行计划生育呢?因为当时人口太多了,第二阶段人口膨胀已经占满了我们的脑子,也没有预料到生育率的下降,马尔萨斯觉得营养条件生育率会上升,事实上没有上升,下降了,跟马尔萨斯预计的相反,现在发达国家到不了世代更替的平衡点2.1,生育率下降,因为女同志的机会点上升了,这是最核心的原因。

没有料到生育率下降如此之快,这里是人口惯性的作用,这一点极其重要,但是大家都把这个忽略掉了。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是七八十年代的事,但预计劳动力人口2025年下降,我们已经实行三四十年计划生育现在才下降,这就是人口惯性的力量。以后劳动力不够用,我们要让人口从减少或者从老龄化、少子化变为增加,那个时间也是三四十年,人口像一艘巨轮,刹也刹不住、动也动不了,这就是人口惯性。

经典的增长理论对人口重视不足,为什么重视不足?你想想马尔萨斯是人口几何增长,人不在经济模型考虑之列,所以说从马尔萨斯开始一直强调储蓄和资本积累作用,没有强调人口,为什么?因为人口很多,处在第二阶段人口很多,人口不成熟限制和经济增长因素,我们理论研究没有跟上,经济增长理论讲白了还是那一些,最近有一个类似增长理论。

第二个教训是搞不清人口与经济增长关系,人口与经济增长关系本身就复杂,可以降低资本导致经济增长下降,人口增长导致科技进步,因为人多了,科学家、企业家才会增多。人口与储蓄关系也是很复杂,比如老龄化,老龄化到底提高储蓄率还是降低储蓄率,老年人多了,老年人为了应对老去要多存钱,随着老去钱会花光。

劳动力和老年抚养比与经济相关,发达国家文献为什么研究与经济增长不相关或者负相关,一个原因是应该抽象出来,劳动力跟劳动抚养比更相关。老年人是负的,跟经济增长是负的,因为是负产出、负储蓄。年轻人少儿这部分比较麻烦,小的时候是负担,但是他对长期经济增长是有利的,因为他迟早会成为劳动力,发现这个关系很复杂,劳动力当然越多越好,这个东西复杂就搞不清了。

第三发达国家高度应对人口老龄化,高估了教育和科技的影响,日本行长当年提出人口老龄化,有人提出来我们没问题,为什么没问题?因为我们通过提高科技和教育,通过提高人力资本解决这个问题,事实证明不行。高估鼓励生育的效果,发达国家普遍实行各种政策鼓励生育,日本孩子上学基本上免费的,还是没能生。高估了养老保障制度作用,养老保障制度因为大家搞养老,作为宏观一点角度来看,养老是一个收入分配问题,收入分配是左口袋到右口袋、劳动人口到老年人口、从现在到未来的问题,它不增加财富总量,养老保障是收入分配,不做大蛋糕,还有养老产业作用,包括银发经济等等。

我想讲最核心的事是老年人是负储蓄、负产出,这一点是最根本的,你再怎么发展是零荷游戏、负荷游戏。

成功经验的措施是资本扩张与移民,资本扩张讲一个例子是日本,日本20年GMP是扩大了一倍,GDP没怎么增长,但是GMP是增长的,因为劳动力缺乏,这些资本必然向海外扩张。还有移民,移民是比较有效措施。

谈谈我国人口转型,这是三张图,我看到很多人口老龄化的文献,这种图画的少、曲线画的多。这是1950年、2019年和2050年,我们现在已经从金字塔转成长方形了,老年人有点多了,但还是尖尖的,人口还是很多,劳动力人口50—54、46—49,所以为什么说中国人口红利十年还有十年,但是它迟早会变红的,所以为什么说是暂时红利,会变红往上窜,这是暂时红利。底下人已经很少了,但中国劳动力人口还有很多,国家现在还能支撑6%的增长。

再看看2050年,这是联合国的数据,这个要跟大家汇报一下联合国数据是乐观的,总生育率按照1.69、1.70、1.71测算,按照有的官方数据来看我们总生育率比这个低的多。2050年呈倒金字塔型,底下儿童很少、劳动力人口也很少,红部分是最大的、最胖的,这是未来30年面临人口状况,如果要说人口要以人为本的话,这就是我们的本。

这个大家提的很多了,我们国家老龄化跟发达国家比,未富先老。转型更快,法国用100多年将近200年完成人口转型,我们从建国到现在也才多少年。

看看影响,影响我画了一个图,GDP增速这个图都有,还有劳动人口占比,2019年之后快速下降,这个很吻合,2010年劳动力占比达到高峰,也是增速在下降,接下来GDP增长大家可以画,不需要我去画,大家可以画。

这是负担,大家看这两条线多吻合,没错吧,政府养老金占GDP的比重与老年人抚养比,意味着到2050年政府养老金支出由现在6%左右增长15%以上,15%的GDP用来养老还不够,因为不完全靠政府,这只是养老,还没有说养小孩,少儿抚养比也是问题,负担有多重,这个图大家也画得出来。

说说我们跟几个主要国家的对比,我这边挑了中国跟美国、中国和印度,我们红线是中国,从劳动人口看现在比美国好,但是50年比美国差了,差很多,印度更没办法比了,劳动人口是经济增长的动力,老年抚养比是负担,就是背的包袱,我们老年抚养比超过美国了,大大超过了印度。

人口结构看中美印,中国比美国强,红的少,中间更胖,蓝的要少,印度没办法比,因为太年轻了,我们至少比美国强,这是2019年的。再看看2050年,红的比美国胖多了,蓝的比美国少多了,我们都是看比例,因为GDP就是跟比例有关系,印度更胖,但是它很年轻化,老年人也比较少,中国现在面临着中美战略竞争,跟印度也竞争,我们人口以人为本,这就是我们的本。2035年跟这个差不了太多,基本上是这个趋势。这是印度跟中国的,这个好画了,以前我们一直比印度高很多。

最后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就是一些思考,最主要是认清人口形式的转变,很多人为什么说犹豫生育不放开,前几年计划生育怎么现在又要搞成鼓励生育,不好转变,理解吧,没有意识到人口转型。

转变观念。我研究下来感觉,社会没有意识到人口红利是负债的,当时用的舒服,十年以后是负债了,因为这部分迟早会老掉。大家比较忽略的是人口惯性的反作用力,人口具有巨大反作用力,从现在开始鼓励生育都生不过来,要意识到教育和科技的作用,很多人觉得我们可以靠教育和科技,日本人经验证明没有效果。人口关系是跨代际的考量。

我们作为研究宏观问题的人员,还是生育为本,养老很重要,但还是要以生育为本。为什么呢?养老其实本质是收入分配,它是解决顶端变粗的问题,提高生育率是解决底端变细的问题,怎么应对老,简单方法是储蓄,生孩子是人口储蓄,养老制度改革是财富的储蓄,教育和科技是生产力的储蓄,多存东西。

关于养老制度改革,刚才也有领导谈到现收现付,现收现付简单易行,但是人口结构不变情况下是优势,但是人口结构变了就维持不下去了。现收现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所以要存钱改成储蓄性养老体制。

要区分基本保障和个人账户,这两者我感觉大家理解的比较模糊,就是没有区分这两者,这两者其实有本质区别,不要放在一个框架下讨论,基本保障是社会保障网,个人账户是为了解决短期问题,基本保障是公共产品所以要全覆盖、无差别,个人账户是市场化产品,基本保障是财政兜的,个人账户是个人缴纳,缴费标准来看基本保障要保基本,促进可持续,后者可以提高,这是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Powered by 比较靠谱的网投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